轉:德魯克真的過時了嗎?

    前不久聽到Paul Graham的一段演講,其中提到的幾句話把我笑瘋了。我覺得他真的描述的太形象了。的確就是這樣!他這樣描述絕大多數的公司環境:

    每個人都需要在工作時間出現在公司里面。后面的邏輯是,雖然公司沒法保證每個人都在工作,但至少可以保證每個人不在玩兒。只要你不在玩兒,那你一定在工作,對吧?

    在公司的環境里面,真正工作的時候,看起來特別象在偷懶,你在發呆,在踱步!而不創造任何東西的時候,看起來是在工作,比如作為一個非主角的參會者,你只需要窩在椅子里面,表現出專心的樣子就好了。時間很容易就這樣舒服的過去了。

    因為到現在為止,還沒有見過真正有什么好辦法衡量腦力勞動者,比如作家,或者程序員。因為無法衡量,只能用平均的方法,好的程序員比差的可能好一百 倍(準確地說,一個在創造巨大價值,一個在摧毀價值),但工資差別超過5倍就有人叫不公平了。根本是因為連開發者自己都無法衡量自己的價值。

    這就讓我想到我們現在的公司組織方式。我們的管理大多傳承自德魯克老人家。他是在工業革命之后為了管理生產線的工人開始考慮管理,并由此產生的現代管理學,但這種方式對于2012年后的互聯網公司是否還是最佳的模式呢?

誰創造價值誰保留價值

    現在的公司結構,包括創業公司,還是使用雇員和雇主的關系為主。是不是現在的投資商和創業者的關系是一種更先進的關系呢?這兩天我一直在思考,對于 公司里面任何一個工程師寫的東西,如果這是一個獨立的公司,他的估值將會是多少?我會覺得有的一錢不值,我不會花錢去買這個產品的。有的,可能我愿意花 20萬,甚至上百萬去買。看看現在的移動互聯網創業世界,大概也是這樣的兩級分化。好的作品,它的市場價值是遠大于任何人能夠拿到的工資的。

    如果用一種Investor/Startup的模式去改造現有的公司,會是一個什么樣的場景呢?

    Developer是創造價值的人。他們寫的程序(我是指好的程序)在提高很多人的效率。他們創造的價值如果有好的方式顯現,并且讓他們可以保留創造的價值,一定會極大的促進每個人的價值創造活動。

    但衡量太難了。所謂公司,就是很多人一起做一件事情,因為現在很少能一個人把從程序,到服務器,到財務到銷售到市場,到客服的所有事情都完成。一旦 很多人在一起工作,就很難分得開HR和Dev的工作到底占得比例是什么,所以只能平均。即使西方資本主義國家,他們的公司內還是相當的共產主義的,基本上 是大鍋飯。如果一個人比另外一個人多了5倍的工資,大家會喊不公平,但在收購的時候,付給被收購的公司幾百萬美金,大家覺得很正常。這就是因為被收購公司 有市場價格,但內部的員工沒有。

Open Source的方式或許可以一試

    如何打破現在的公司機制?開源社區的方法或許可以一試。

    第一,靈活的工作場所。家里有時其實是比公司更高效的工作場所,至少可以保證有一個可以關起門的房間。開源社區的工作很多是在家里完成的。

    第二,結果導向。當一個開源社區的產品發布的時候,沒有人在乎作者在哪里,每天是不是“看起來”工作努力。大家要的僅僅是優秀的軟件,而且大家可以容易的判斷這一點。

    第三,署名!我剛剛注意到這一點。為什么在出版領域,作者,記者,專欄作家,甚至blogger,微博,都是署名的,而只有程序員在大多數軟件和互聯網公司是不署名的?署名是很重要的權力,為什么號稱先進的軟件/互聯網行業沒有采納呢?

    第四,公眾檢驗。開源社區的好處是,它讓我們不封閉與自己的小環境里面,更好的判斷。想想一下,如果當知道自己的代碼即將署名的公開給整個世界,作 為程序員會有什么心里變化?開源和署名讓好的和壞的都一起暴露在公共世界,而這可能是合理的衡量程序的好壞和結果的最好的方法之一吧。

    2012年9月6號,我們就會嘗試這種方法,開始逐步把一些代碼開源,小排Hax的項目將在那個時候開源發布,把我們的代碼供大家隨意瀏覽,無償使用。我會把嘗試的結果在晚些和大家分享。

    P.S. 最近我受Paul Graham影響很大,很多的想法直接或者間接受Paul影響,好的想法歸他,不靠譜的歸我。

上一篇: 聊聊移動應用的用戶體驗
下一篇: 淺析如何吸引用戶注意力

發表評論:

*

*

? 世界杯吉祥物